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牛城审判审判管理队伍建设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荣誉室便民服务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庭审直播开庭公告公告送达视频回顾审务公开

 

简析民事侵权案件中的险共同危行为

作者:威县法院常屯法庭 史养栋  发布时间:2016-08-02 16:08:36


简析民事侵权案件中的险共同危行为

威县法院常屯法庭   史养栋

在民事侵权类案件审理过程中,共同侵权行为和共同危险行为往往难以区分,因此在民事侵权案件审理过程中两类侵权行为的界定自然就成为该类案件审理的焦点,因为对一个侵权案件的定性直接就会影响到裁判结果和责任分担,共同危险行为作为一种准共同侵权行为,下面笔者将根据自己的一些审判经验专门针对共同危险行为几个特点与大家共同探讨,发表几点拙见,以期能抛砖引玉。

一、共同危险行为的概述及归责形式。

共同危险行为是指二人或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害他人权利的危险性行为,其中某一人或部分人的行为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但不能判明谁是加害人的情况。

我国现行法律从保护受害人的角度出发,对共同危险行为人均课以连带责任。之所以对其课以连带责任,因为共同危险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基础在于法律对全体危险行为人都为“惹起人”的推定。因为在共同危险行为中,参与危险行为之多个人的行为都有致害的可能性(危险性),但最终只有一人或部分人的危险行为转化为现实的致害行为,其他危险行为只停留在致害的可能性阶段,并未转化为实际致害行为。因此部分人的致害行为才是损害结果发生的真正原因,对于该部分人,我们称之为“惹起人”。由于受时间、空间以及其他条件的限制,在司法实践中可能会出现不能确认真正加害人的情形,为了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增加无过错受害人受偿的机率,同时考虑到全体加害人的过失(相对与危险的形成而言),法律便将全部共同危险行为人视作一个整体,不要求受害人对确切加害人进行判别,法院也不主动确认谁是确切的加害人,继而判决所有共同危险行为人对损害结果承担连带责任。

二、共同危险行为的构成要件。

共同危险行为,作为侵权行为的一种表现形式,自应具备侵权行为主客观四个方面的要件。但是,共同危险行为作为“准共同侵权行为”,不同于一般侵权行为,其构成要件有其自身的特殊性。

(一)共同危险行为的主体具有复数性,这是共同危险行为成立的前提。一人实施的侵权行为是不能称为共同危险行为的。

(二)数人实施的行为均具有共同危险性。所谓共同危险性,是指数人的行为都在客观上有危及他人财产和侵害他人人身的可能。申言之,数人的危险行为都有可能造成损害结果。对于这种致害可能性的分析,可以从行为本身、周围环境以及行为人对致害可能性的控制条件上加以判断。首先,数人实施的行为有致人损害的可能性,没有致人损害的可能性的行为就不是危险行为。对此,有很多鲜明的案例可以充分体现为数人侵权行为之共同危险行为,“例如数个孩童于高速路旁向高速路上投掷石块,其中一人或部分人所投石块导致车损人伤事件。又如数个猎手持枪于旷野茅草屋附近狩猎,其中一人或部分人枪伤屋舍人员事件。”其次,此种危险只是一种可能性,共同危险行为人的行为没有特定的指向,即没有人为的侵害方向。否则,行为人主观上即具有故意,将成立共同加害行为。

   (三)损害后果非全体行为人所致,但无法判明孰为真正加害人。共同危险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不是全体行为人的共同行为,而是其中的某一人或部分人的个别行为所致,这是共同危险行为与共同加害行为的本质区别。在共同危险行为中,并非每个人的行为都与实际损害结果的发生都有因果关系,而只是实际致害人的行为与损害结果的发生有因果关系,只不过不能判明而已。对于谁为实际致害人,受害人无须证明,其仅需证明数人的行为具有危险性即可。由于受时间、空间和其他条件的限制,法院难以确认谁是具体侵权人。此时应由共同危险行为人举证免责,不能举证者,法律推定其全部为“惹起人”,继而承担连带责任。

  (四)部分人(实际致害人)的过失。在共同危险行为人中,全部行为人既不存在共同的故意,也没有意思联络。“如有意思之联络,则其人之行为纵令不能发生该项损害之结果,亦当认为帮助之共同侵权行为。”

三、共同危险行为的责任承担。

在共同危险行为责任中,实际上存在着双重责任关系。一是行为人对受害人的连带责任关系;二是共同危险行为人之间的责任分担关系。前者居于主导地位,后者居于从属地位。

  (一)共同危险行为人对受害人的连带责任关系。各国均对此课以连带责任。所谓共同危险行为人对受害人应负的连带责任,是指受害人有权向共同危险行为人中的任何一人或数人请求赔偿全部损失,而任何一个共同危险行为人都有义务向受害人负全部的赔偿责任。连带责任是一种法定的责任,不因共同危险行为人内部的约定而改变。连带责任有利于保护受害人的利益,不仅使受害人的损害赔偿请求简便易行、举证负担较轻,而且使请求权的实现有了充分的法律上的保障。

按连带责任要求,共同危险行为人既可以作为一个整体对受害人的损害承担全部责任,也可以由共同危险行为人中一人或部分人承担全部责任,而一人或部分人承担了对全部损害的民事责任后,也就解除了全体共同危险行为人的责任。同时,按连带责任要求,受害人既可以对所有共同危险行为人请求承担损害后果的全部民事责任,也可以对一个或部分共同危险行为人请求承担损害后果的全部民事责任,但其请求权一经全部实现,受害人即不得再提出类似的请求。

  应注意,由于共同危险行为中损害后果实质上为一人或部分人所为,所以存在着未为实际致害人的免责问题。对于共同危险行为人可以举证免责问题,并无异议,但对于举证免责事由是什么?学术界则存在肯定说与否定说之争。主张肯定说者多认为共同危险行为人仅须证明自己未为加害或未为损害的条件或原因时,即可免责。主张否定说者多认为共同危险行为人不仅须证明自己未为加害行为,且须证明何人为真正加害行为人,始得自己免责,否则,仍需承担连带责任。笔者认为,采否定说较妥。盖因为,共同危险行为人仅能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还不能确认责任的归属,若被免责不利于对受害人合法权益的保护;从实际情况来看,各行为人最了解共同危险行为的产生和发展经过,因而有能力证明谁为真正侵权人。总之,由于行为人可以通过证明有某种事实的存在而推翻对其过错的推定,这样,就不会对行为人强加某种不合理的责任。这种观点可以概括为“指证真正加害人方可免责说”。  

(二)共同危险行为人之间的责任分担关系。部分共同危险行为人对受害人承担连带责任后,可否向其他共同危险行为人追偿,各国的法律规定不一。在大陆法系国家,依《瑞士债务法》第50第20项 共同行为人之间是否有求偿权及其范围如何,由法院依裁量定之。《德国民法典》对行为人之间的内部求偿关系未设明文,仅规定原则上适用第426条的规定,平均负担义务。后于1968年的损害赔偿法草案将民法第840条废除,更为,“连带债务人就彼此之关系应平均负担义务,但依所存在之法律关系及其他情况,应产生不同结果者,不在此限,在损害赔偿义务之情形,准用第254条规定。”在英美法系国家,英国于1835年废止连带责任人间无分担义务的基本原则,依英国《已婚妇女及侵权行为改正法》第6条规定,连带侵权责任人于向被害人赔偿之后,得向其他连带债务人请求分担。至于其数额则由法院依合理公平的原则裁量决定之,但应斟酌被求偿者对损害所负责任的范围。在美国也已有若干州基于制定法或判例采取此项责任分配原则。

  我国《民法通则》第87条规定,“负有连带债务的每个债务人,都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履行了义务的人,有权要求其他负有连带义务的人偿付他应当承担的份额。”据此,可认为,共同危险行为人中的一人或者部分人承担了全部赔偿责任以后,有权向其他应负责任而未负责任的行为人追偿。

  在共同危险行为人之间承担责任的比例如何确定,通说认为以“平均分担说”为妥。即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契约另有约定外,在共同危险行为人的责任划分上,一般是平均分担的,各人以相等的份额对损害结果负责,在等额的基础上,实行连带责任。我们同意“平均分担说”。因为在共同危险行为中,不知孰为实际致害人,各行为人致受害人损害的概率相等,且由于共同危险行为责任的不可分割性,所以决定了在共同危险行为人责任的承担上,一般是平均分担,各人以相等的份额对损害结果负责。当然,在共同危险行为人之间责任承担上的平均分担是以他们应首先承担连带责任为前提的。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97175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